您當前的位置 : 中國甘肅網 >> 甘肅文化 >> 文化名人

【溯源甘肅】伏波將軍馬援在隴上

20-12-09 08:41 來源:甘肅日報 編輯:趙滿同

  原標題:【溯源甘肅】

  伏波將軍馬援在隴上

  馬援收伏羌人故事連環畫

  馬援故事連環畫(本版圖片均為資料圖)

  馬援畫像

  

  本報特約撰稿人 汪受寬

  東漢光武帝建武二十年(44年),在平定交趾(今越南)二征之亂,與越人申明約束以后,伏波將軍馬援振旅回到京師,獲賜新息侯爵位和朝見位次九卿的獎賞。他卻不求自安,幾年間,先是帶兵出屯襄國,巡行北方邊境障塞,防備匈奴、烏桓,繼而以六十二歲高齡率兵討伐反叛的武陵五溪蠻夷,在戰場染疫病身亡,實踐了“男兒要當死于邊野,以馬革裹尸還葬”的豪邁誓言。

  就是這位功勛卓著、情操高尚的傳奇將軍,從新莽始建國(9年—13年)到東漢建武十六年(40年)的三十余年間,在涼州即今甘肅度過,并與之結下了不解之緣。

  牧馬北地、苑川,制成天下銅馬式

  馬援(前14年—公元49年),字文淵,扶風茂陵(今陜西興平縣東)人。相傳其祖系趙國大將馬服君趙奢,后代以其號馬為氏。他的父親和三個兄長都是二千石大官。

  王莽篡漢建新朝后,為郡督郵的青年馬援,因同情而釋放了死罪囚犯,只好自己亡命北地(治馬領,今慶城縣西北馬嶺鎮)。漢代的北地郡轄今慶陽市大部及寧夏銀南地區,這里水草豐茂,氣候溫潤,早在先秦就盛產良馬,秦人烏氏倮在此畜牧,馬、牛大繁殖,數量太多,以至只能用山谷來計量。西漢惠帝時,在北地郡設置了河奇、號非兩個皇家牧師苑,養馬十萬匹。馬援的父親馬仲就當過牧師令,三兄馬員又做過北地護苑使者。

  馬援自幼好騎馬,對馬匹有特殊感情,12歲就想到邊郡田牧,因為替長兄服喪未成。現在終于有了實現兒時夢想的機會。馬援身著裘衣皮褲,率領數百家前來投奔的賓客,在北地放牧馬匹羊只,同時屯田積谷。幾年功夫,就發展到馬幾百群,羊五六千只,植積糧谷幾萬斛。

  同時,馬援還“轉游隴漢間”,在涼州其他地方包括苑川(今榆中縣)從事畜牧業和糧食種植。《水經注》記載:“苑川水地,為龍馬之沃土,故馬援請與田戶中分以自給也。”由他及賓客在這里從事培育繁殖被稱為“龍馬”的良種馬。眼看天下大亂,很多人食不果腹。馬援嘆道:“凡殖貨財產,貴其能施賑也,否則守錢虜耳。”于是,他將所獲錢財全部散給弟兄和故舊,自己繼續在隴右屯牧。《漢書》中有“涼州之畜為天下饒”的贊譽,這其中也有馬援的功勞。

  馬援對馬匹在古代社會經濟和軍事中的重要作用有著非常深刻的認識,他說:“夫行天莫如龍,行地莫如馬。馬者甲兵之本,國之大用。安寧則以別尊卑之序,有變則以濟遠近之難。”

  在致力于涼州牧馬的同時,為了改良馬種,馬援走遍關、隴諸地,向善于相馬者求教,終于在成紀(治今靜寧李店)拜師于名家楊子阿,向其學到了以骨骼相馬的絕技。但他不拘于師法,繼續求師,并且結合實際,檢驗于所見各種馬匹,積累了豐富的相馬經驗,他綜合諸家骨相法,開創了綜合相馬新法。在所著《銅馬相法》中,馬援指出:“水火欲分明,水火在鼻兩孔間也。上唇欲急而方,口中欲紅而有光,此馬千里。頷下欲深,下唇欲緩。牙欲前向。牙去齒一寸,則四百里;牙劍鋒,則千里。目欲滿而澤。腹欲充,膁欲小,季肋欲長,懸薄欲厚而緩。懸薄,股也。腹下欲平滿,汗溝欲深而長,膝本欲起,肘腋欲開,膝欲方,蹄欲厚三寸,堅如石。”

  他把自己的相馬法運用于實踐之中,發現了許多良馬,再用這些良馬來改進畜牧的馬群,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馬援認為,相馬之法僅僅靠相馬師口傳身授,難以普及推廣,更難以傳之久遠。為了把自己的綜合相馬法傳播開來,發展全國的牧馬事業,加強邊境的軍事防御和交通民生,馬援南征時,得到駱越的銅鼓,凱旋后將其熔化,鑄成了一匹具備諸家骨相的馬式。這匹銅馬式高三尺五寸,圍四尺五寸,馬援將其獻給朝廷,漢光武帝詔令置于洛陽宣德殿,成了天下名馬的準式。

  統一隴右的功臣

  新莽地皇年間(20年—23年),馬援曾被王莽任命為新成大尹,即漢中郡守。隨即,綠林軍攻入長安,新朝滅亡。為躲避戰亂,馬援西上隴右,投奔稱雄天水、安定、隴西、金城諸郡自稱上將軍的成紀人隗囂,受到器重,被任命為綏德將軍,為其出謀劃策。

  更始三年(25年)劉秀稱漢帝,定都洛陽,史稱東漢;起兵成都的公孫述也自立為天子,號成家。在天下群雄并立之中,劉秀、公孫述都竭力爭取高舉“復漢”大旗擁眾十萬的隗囂。劉秀授其以西州大將軍職,專制涼州、朔方事;公孫述則授之以大司空扶安王印綬。

  是聯蜀還是助漢,隗囂首鼠兩端,遲疑不決。于建武四年(28年)派遣馬援出使漢、蜀以探聽虛實。公孫述與馬援本為同里好友,這次見馬援,卻盛陳儀仗,警蹕森嚴,禮節繁縟,極其傲慢。由此馬援斷定公孫述眼光狹小,必然成不了大事。從蜀地歸來后,馬援勸隗囂說:“子陽(公孫述字)井底蛙耳,而妄自尊大,不如專意東方。”馬援到洛陽,劉秀便衣簡從,熱情接待,并虛心向他請教,多次開誠布公地和他懇談天下之事,無絲毫防范芥蒂之心。馬援曾問:“臣今遠來,陛下何知非刺客奸人,而簡易若是?”劉秀笑答:“卿非刺客,顧說客耳。”馬援見劉秀氣概非凡,才勇雙全,認為這才是真帝王,便接受了劉秀的任命,做了東漢的待詔。

  這段時間,隗囂曾東擊赤眉,北御羌胡,與東漢征西大軍會合,在陳倉(今陜西寶雞)大破公孫述軍,受到劉秀的稱贊。建武五年(29年)正月,馬援返回天水,向隗囂詳述洛陽之事,盛贊光武帝“才明勇略,非人敵也。且開心見誠,無所隱伏,闊達多大節,略與高帝同。經學博覽,政事文辯,前世無比。”隗囂仍拿不定主意,又向班彪征求意見,班彪撰寫《王命論》一文,指出劉氏統一天下是“天命所歸”。年底,隗囂得知河西竇融歸附東漢被任命為涼州牧,軍閥劉永和彭寵先后被消滅,隗囂終于接受劉秀特使來歙的建議,讓馬援帶了自己的大兒子隗恂到洛陽為質子。馬援以為其使命已經完成,遂告別劉秀,帶了賓客在長安上林苑屯田。不久,仍“欲持兩端”的隗囂,在部將王元等的蠱惑下,又據隘自守,幻想裂土稱王。馬援知情后一再致信,勸告隗囂不要自取滅亡。

  建武六年(30年),關東平定,光武帝劉秀把注意力轉向西方,采取了先禮后兵的策略,“數騰(傳)書隴、蜀,告示禍福”。三月公孫述派兵進攻南郡(今湖北江陵),劉秀詔隗囂從天水出兵攻蜀。隗囂借口白水(今白龍江)險阻,棧道斷絕,拒不出兵。四月,劉秀親至長安,派建武將軍耿弇等七大將從隴道伐蜀,隗囂卻公開叛漢,派將軍王元據守隴坻,伐木塞道,武力對抗。于上林苑屯田的馬援,聽到隗囂以武力與漢軍相抗的消息,直接趕到行在所向光武帝陳述消滅隗囂的計謀。光武帝遂派遣馬援率銳騎五千,往來游說隴右諸將及羌人首領,陳述禍福,離間敵方陣營。馬援向他們指出:“天下郡國百有六所,奈何欲以區區二邦,以當諸夏百有四乎?”

  建武七年(31年)三月,公孫述冊隗囂為朔寧王,并派兵援助,隴、蜀聯合拒漢。建武八年,隗囂軍圍攻漢大將來歙軍于略陽(今秦安縣隴城鎮)數月,雙方士卒皆精疲力竭。光武帝決定發兵親征隗囂,劉秀西行上隴,部將多加勸阻,馬援應詔于深夜來到漆縣(今陜西彬縣),向光武帝陳述了隗囂部下將帥土崩瓦解的形勢,肯定大軍一定能夠取得勝利。馬援“又于帝前聚米為山谷,指畫形勢,開示眾軍所從道徑往來,分析曲折,昭然可曉。”就是當著光武帝的面,用粟米擺成隴右立體地形圖盤,說明雙方的軍事態勢,建議大軍如何進軍,如何近敵。光武帝隨著馬援的指畫,對敵我雙方的情況一目了然,高興地說:“虜在吾目中矣。”

  根據馬援的指點,大軍迅速進抵高平第一城(今寧夏固原),接到馬援招降信的隗囂守將高峻降漢,光武帝率軍在當地與涼州牧竇融軍會師,漢軍數路并進,向南挺進。隗囂部下牛邯等十三位大將,十六個屬縣,十余萬士眾望風而降,略陽之圍解除。隗囂率妻兒奔逃西城(今禮縣紅河鄉境),漢將吳漢攻破天水,包圍西城。十一月,公孫述派遣的援兵在王元率領下,沖入西城護衛隗囂逃到冀城(今甘谷),在漢軍久圍之下,不久隗囂餓死于此。這次大戰,消滅了隗囂的主力,使其一蹶不振。

  隨后,劉秀任命來歙為西路軍主帥,“悉監護諸將”,太中大夫馬援為其副,征戰涼州。于建武十年(34年),攻克隗氏最后一個據點落門聚(今武山縣洛門鎮),隗囂子隗純及其將領向漢軍投降,東漢王朝完全統一了隴右地區。

  消弭羌禍,恢復隴西社會經濟

  王莽末年,世居青海等地的羌人趁亂大量入居塞內,“金城屬縣多為虜有”。隗囂利用羌人的兵力擴大實力,并用于對抗劉秀的統一事業。隗氏政權敗滅后,因受地方小吏、豪強侵奪,先零羌人聯合諸羌攻打金城、隴西。中郎將來歙在金城曾大敗羌人,但羌禍仍無法制止。建武十一年(35年),來歙推薦道:“隴西侵殘,非馬援莫能定。”隴西郡太守馬援剛上任,就發步騎三千人,在臨洮(今岷縣岷陽鎮)擊破反叛的先零羌人,守塞諸羌八千人前來歸附。隨即,又率精兵向拒守浩門隘(浩門河口)和允吾谷(今青海民和縣川口河谷)的羌人發動攻擊,一直追擊到唐翼谷(今青海樂都縣西)以西。在作戰中,馬援的腿被箭射穿,還勇猛拚殺,給了先零羌人以致命的打擊,使其從此一蹶不振。為此,光武帝以璽書慰問,且賜以牛羊數千頭,馬援將牛羊全部分給了賓客們。對其他參與反叛的羌人,則盡可能不訴諸武力。

  建武十三年(37年),原來歸附公孫述的武都參狼羌人聯合塞外羌人反叛,殘殺漢官。馬援率四千軍隊趕到氐道(今禮縣西北),將參狼羌人圍困在山上,“軍據便地,奪其水草,不與戰”,迫使其頭目狼狽逃亡塞外,而諸種羌萬余人全部歸降。馬援還派遣羌人首領楊封到各部落游說,更多羌人前來歸附。經朝廷同意,馬援給歸附羌人首領以侯王君長的封號和印綬,將他們遷移到天水、隴西、扶風三郡,與漢人雜居,隔絕他們與塞外羌人的聯系,促進了羌人文化的提升和經濟的發展,有利于涼州社會的安定。

  當時,朝廷大臣因為金城郡破羌縣(治今青海樂都縣東)以西地方,路途遙遠,又多“寇盜”,紛紛主張放棄湟中各地(今青海西寧、海東等地)。馬援得悉,上疏力辟棄地謬論,說:“破羌以西各縣,城池多完整牢固,可以防守,而且土地肥沃,灌溉便利,可以屯墾。如果讓羌人占據了湟中,將會對國家安全造成嚴重威脅。無論如何,不能放棄!”光武帝聽從了馬援的意見,詔令竇融、梁統將流亡河西各地的金城屬縣居民三千余口遣返原地,充實了破羌及湟中各縣。馬援給各縣派設官吏,修繕城郭,加筑堡塢,開辟水田,勸民耕植放牧,很快使當地社會安定,居民樂業。有一次,鄰縣有人報復殺人,民間遂傳言羌人要反,紛紛逃難。隴西郡治所的狄道(今臨洮)縣長匆忙向馬援報告,請求關閉城門,發兵討羌。馬援當時正在與賓客飲酒,他鎮靜自若,深信羌人不會造反,讓狄道縣長不必驚慌,速回縣衙,說:“你如果實在害怕,不妨躲到自家床下。”不久,消息傳來,果然無事,全郡吏民都因之信服馬援料事如神。

  郡守馬援對下屬處之寬厚,待以恩信,任吏以職,抓大事,放小事。有屬吏向他匯報外邊的事情,他說:“這些是丞、掾的工作,別拿來煩我。如果有大姓侵凌小姓,狡黠的羌人要造反,這些才是我太守管的事情。”他將主要精力放在民生上,曾經在狄道開渠,引洮河水種植粳稻,“而郡中樂業”。他發現自王莽廢除五銖錢后,民間只好用布帛金粟以物易物,商品交換十分不便,于是上疏請求朝廷重新鑄造五銖錢,以用于流通。經過反復爭取,光武帝終于采納了他的建議,“天下賴其便。”他還關注到由絲綢之路東來隴西經商的西域胡商,總結其特點是“西域賈胡,到一處輒止”,即每到一處就停下來做買賣,故而要求全郡各縣都努力為西域商賈經商提供方便。

  建武十六年(40年),馬援在隴西太守任上六年以后,被朝廷調為虎賁中郎將,率精銳士卒擔任宮廷宿衛。

版權聲明:凡注有稿件來源為“中國甘肅網”的稿件,均為中國甘肅網版權稿件,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甘肅網”。

精彩推薦

  • 圖片新聞 圖片新聞
  • 雪后的通渭縣華家嶺美成了童話世界 雪后的通渭縣華家嶺美成了童話世界
  • 【回眸“十三五” 喜看新變化】甘肅水環境質量持續改善 【回眸“十三五” 喜看新變化】甘肅水環境質量持續改善
  • 推動新時代機關黨的建設高質量發展——甘肅省委直屬機關工委積極推動省直機關黨組(黨委)落實機關黨建主體責任 推動新時代機關黨的建設高質量發展——甘肅省委直屬機關工委積極推動省直機關黨組(黨委)落實機關黨建主體責任
  • 2020中國-東盟博覽會旅游展桂林開幕 線上線下推介 “如意甘肅”吸引旅行商眼球 2020中國-東盟博覽會旅游展桂林開幕 線上線下推介 “如意甘肅”吸引旅行商眼球
  • 津門傳暖流 天津苗苗義工攜手甘肅“新年新衣”在行動 津門傳暖流 天津苗苗義工攜手甘肅“新年新衣”在行動
  • 甘肅省人社廳開展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專題研討交流暨黨組書記講黨課活動 甘肅省人社廳開展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專題研討交流暨黨組書記講黨課活動
  • 【中國的脫貧智慧】會寧:蘋果“映紅”農民致富路 【中國的脫貧智慧】會寧:蘋果“映紅”農民致富路

關注我們

中國甘肅網微博
中國甘肅網微信
甘肅頭條下載
微博甘肅

即時播報

1   甘肅省扶貧書法作品展在蘭開展
2   2021年“英才計劃”網上報名12月9日開
3   甘肅省多措并舉確保歲末年初生產安全
4   圖片新聞
5   “超霸杯”隴菜國際藝術節頒獎典禮舉行
6   12月20日零時起 蘭州市將新增4處電子警
7   2020中國-東盟博覽會旅游展桂林開幕 “
8   雪后的通渭縣華家嶺美成了童話世界
9   【中國的脫貧智慧】37.06萬貧困人口全
10   【回眸“十三五” 喜看新變化】甘肅水
11   推動新時代機關黨的建設高質量發展——
12   2020中國-東盟博覽會旅游展桂林開幕 線
13   [朝聞天下]甘肅隴南 “臊子”書記:把
14   甘肅天祝:雪落梯田景色美
15   潘從明:從礦渣中提煉貴金屬 純度達99.
分享到
七星彩技巧规律和口诀 六合彩今晚开什么 体彩福建22选5开奖查询 河北快3开奖查询 六合彩特码资料红牛网 (★^O^★)MG法老王的秘密爆分打法 (^ω^)MG埃及王朝投注 黑龙江22选5行列图 (^ω^)MG东方珍兽_豪华版 (^ω^)MG富豪生活首页 (★^O^★)MG热带动物园_破解版下载 pt电子游戏pt电子游戏 09年属蛇人幸运数字 (★^O^★)MG进击的猿人APP下载 (^ω^)MG花粉之国_破解版下载 (^ω^)MG彩色三角技巧介绍 (-^O^-)MG巫师梅林_电子游艺